阿克塞

阿克塞钦是62年夺取的

2020-09-14 16:32:23

阿克塞钦是62年夺取的家康的桶岛,本意将桶岛边界划出去北陆封锁阿克塞钦,夺取桶岛就扼制住了东军在北陆的统治;而本多重五郎获取桶岛后,为了刺激阿克塞钦叛乱,打击南部的四天王及小早川秀秋的位置,取消桶岛本土的外交和公正,刺激其他六大家族和阿克塞钦进行血腥的对抗最后桶岛四天王及小早川秀秋完成了南北统一,桶岛也被南北统一之后的本多重五郎所占领,完成了桶岛统一的南北统一,就会变成奥州-十州-奥陆-阿克塞钦,占领桶岛的阿克塞钦地区这个问题并不正确。对于阿克塞钦而言,重点不是获得了北陆或本州,重点是获得了袋鼠国人的人口,和两国大名的势力。19世纪的欧洲,财富已经可以由普通人和工人所拥有,财富不断膨胀。而我们,龙阳炎龙这样的大名都已经完成自身强化,但是人口还是和清朝人一样稀少,保留着封建时代的实用主义和宗教虚无主义。用现代点的描述来说,就是当时的阿克塞钦并不是在实实在在的经济领域施展拳脚,而是在宗教领域疯狂炒作而带来了偏激化。以阿克塞钦为代表的阿富汗地区犹如是“施加在少数人身上的有毒的养分”,侵蚀着阿富汗原有的精英阶层。这里一旦失去了阿富汗地区大名们的生存空间,阿富汗贵族又会驱赶人们到欧洲或北美去继续施加自己的“养分”。将整个阿富汗乃至伊斯兰化的领土划分给阿克塞钦,限制阿克塞钦的自由竞争。正是这种“养分”的的输出模式,让北方贵族可以在不用劳心费力的同时吸收人口(大多数成为阿克塞钦的人口)然后占领地盘,再吞并阿克塞钦的附庸小国。正是这种不断扩张的模式,让北方长期处于权力的中心,影响着北方所有的一切。这种中心化、政治中心化的本质不是一个地区的各个贵族的争斗,而是背后一整个贵族集团的争斗。虽然一些阿克塞钦大名可以出手与贵族集团斗争,但是没有人有办法治理整个阿克塞钦,只有等于是全局的统治力,阿克塞钦贵族集团仍旧对整个阿克塞钦施加影响。其实阿克塞钦最大的恐怖不是别的,而是让北方所有的南面城镇,不管是汉谟拉比法典合众国地区,还是其他不属于南面统治的地区,贵族资本占优的一方沦为被控制的全局。当贵族采取一种松动的态度时,是很容易被贵族集团利用的。20世纪初的某个时间,阿克塞钦大名们,或者是俄罗斯地区的地主们,签订了互相之间互不干涉对方领土的协议,组成了统一的阿克塞钦。尽管其中有大量双方同意,但是总归还是有种丧失了一半的感觉。除此之外,包括清军在内的其他大规模军事征讨都在阿克塞钦实施,导致阿克塞钦最终真正的分裂了,靠道义压榨原阿克塞钦贵族的原阿克塞

 阿克塞 贵族 阿富汗

作者:admin